首页 >> 旅游日志 >>旅游日志 >> 一个村子与一本书
详细内容

一个村子与一本书


一个村子与一本书

一个村子能出一本书吗?能。怀柔区委宣传部编辑出版的《古村河防口》,就给我们带来了这样一份惊喜!

说惊喜,并不为过。一是这个村子是我熟悉的“口里第一村”,二是书里的文章大多文笔优美,十分好读,读来有益。

让我们打开这本书吧——

一道长城,分出了关内关外。

怀柔长城有一处重要的关口叫“河防口”,它就处在南北交通“茶马古道”的南段,平原与山区的交界处,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“口里第一村”。从这里出关,就是塞外山区了。

关口附近的石崖上面,曾留有“吏隐”石刻,文字端庄精美。清初,江南著名才子潘其灿游历至此,写下了《登河防口边城》一诗,怀古抒情,笔墨留香,为山村平添了浓重的文化底蕴。

一个六百多年的古村,历经风雨沧桑。古村、古风、古韵。几百年来,村民勤劳朴实,和谐相处,相互帮衬,形成了特有的民风,也出了不少能人,手艺人。

长城脚下,山川隽秀、花果飘香、小桥流水,淳朴秀雅的古村河防口,已经焕发出独特的魅力,向人们展示着它的古韵新姿。

这是书的开篇文章《口里第一村》,作者也是本书主编的于书文怀着对家乡的一腔热爱,向我们娓娓道来,一下把读者领进那个山前是平原,村后进深山的古老而美丽的村落。

全书编辑十分精心,分为“古迹拾遗”、“古道揽胜”、“古关故事”、“古村人物” 四个部分,脉络清晰。我以前就知道、听说过的戚继光督建长城、骆驼山的传说、特产红肖梨、红螺寺海峰法师等,尽在其中;还有更多史料、故事、传说、人物等则是第一次读到。仅“古村人物”中写到的就有晚清诗人刘庆堂、风水先生刘震鹏、巧娘田金茹以及药铺掌柜、二编匠、兽医、果树王等诸多不同时期的代表人物,各个栩栩如生。读完掩卷,我要由衷地向这本“村传”的十几位怀柔本土作家表达自己深深的敬意!

对怀柔,我有着一份特殊的热爱:三十年前,作为《北京日报》的记者,报社分工由我联系当时还是县的怀柔,我几乎跑遍了“两道沟”——喇叭沟门、碾子,与那里的干部群众、山山水水“走”得很近,也写了比较多的报道。有一篇写怀柔县城建设的《京郊一枝花》,年龄大些的人或许还有印象。后因工作需要,我被调到文艺副刊部做编辑。在这个岗位上,我仍“念旧”,编发了我的好友、怀柔作家刘兴的散文《慕田峪观云海》。这篇文章因被选入至今沿用的北京市中学语文课本而影响很大。多少年来,我每次下乡、进山,必经河防口。所谓“口里口外”, 河防口是分界线,口里是山前平原,过了这个村,就是山区了。现在想来,真有点对不住河防口村,那时到怀柔采访,或住在县城,或深入山区住在怀柔县“第二政府”所在地汤河口、琉璃庙,怎么就忽略了每次都迎送我的这个古朴、美丽的村庄啊!

拿到《古村河防口》书稿,一口气读完,我的歉疚释然了。这本书填补了一个空白,弥补了我的缺憾,也创下了一个村子出一本书的记录。

我一直认为,只要是一本书、一部作品(非画册、影集类),一定是由文字组成,而这文字应该是美的。衡量一本书的优劣,主要标准是它能否给读者带来了阅读愉悦,即美感。《古村河防口》的作者们,对这片土地是何等的熟悉和热爱啊。从他们的书写中,从大多篇章的字里行间,我分明读到了怀柔作家群对家乡的那份挚爱的情感。

让我们随着书中的一篇《烂漫杏花海》,走进古村河防口的春天吧——

一过“春分”,阳气萌动。“清明”前后,梅花欲残,迎春花渐黄,而杏花则正含苞待放,不消几日,漫山遍野就会铺出一片锦绣。

说起杏花,人们会联想到“杏花春雨江南”的诗句,在诗人的眼中,江南之风韵,江南之秀美,就在于杏花和春雨之间。河防口位于北方,其杏花之美不同于南方。江南的杏花宛若未嫁的少女,如诗文般令人幻想,河防口的杏花却像已婚的少妇,如散文般令人神往。江南的杏花凋谢了会随流水而去,留下感伤,河防口的杏花零落了会化成春泥,滋润土地,给人希望。

“道白非真白,言红不若红,请君红白外,别眼看天工。”这是河防口杏花的真实写照。如果说梅花是大家闺秀,那么河防口的杏花就是小家碧玉;如果说牡丹是富家千金,那么河防口的杏花就是邻家小妹,她给人以清新、淡雅之感。当春雨淅淅沥沥,春天悄然而至时,杏花绽放出笑容,但却不张扬,不招摇,近乎羞怯地悄悄绽放在枝头,一朵、两朵、三朵……待你发觉春天来时,她已缤纷满树,瓣瓣馨香了。远远望去,那朵朵的杏花,就像一只只振翅欲飞的粉蝶儿……

多美的描写!接着,作者笔锋一转,又讲述了一个“杏花仙子酿造美酒香飘天庭”的传说,故事跌宕起伏,委婉动听。我们知道,一篇散文的结尾很重要,往往是让作者头疼的事,而这篇文章的收尾,看似顺笔写来,却真的有点“唯美”的意境了—— 

“风光好,花开早,曲陌芳丛啼翠鸟。松云抱,烟霞绕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俏!俏!俏!景色壮,水凝香,晴峦幽壑着新装。柳絮荡,蜂蝶翔,小河岸上笑声扬。长!长!长!”这是题咏河防口之春的一副对联。联中的杏花点出了春红,它如别在河防口衣襟上的胸针,那浪漫的红,为小山村平添了无穷的魅力。

《烂漫杏花海》的作者赵久生,以及书中的多位作家、作者于书文、宋庆丰、魏明俊、王宝骏、李灵、闫国强、曹德禄、姜书荣等,有的人熟,有的名字熟,我瑾向他们的辛勤劳作表示敬意,向他们共同的成果《古村河防口》的出版,表示真诚的祝贺!

好书,大家读。


QQ截图20180517094426.png